潑墨文學 > 都市小說 > 巔峰狂少陳壯雪梅 > 章節目錄 第119章 沈夢出事了

章節目錄 第119章 沈夢出事了

    天才壹秒記住 潑墨文學 『 www.vnlysp.co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    陳壯扛著獵物下山,一路上琢磨著究竟要不要去找馬玉倩解釋,但后來想想還是算了。水印廣告測試   水印廣告測試

    因為馬玉倩性格單純,恐怕他不說出個理由來,只會越描越黑,所以陳壯還是直接回家,放下獵物沖了個澡,早早上床睡覺,準備明天一早起床。

    第二天天沒亮,當村里的公雞第一聲打鳴的時候,陳壯翻身下炕,胡亂擦了把臉,就把獵物扛上摩托車,向城里駛去。

    農民們習慣早起,當陳壯出村的時候,沿路碰到了好幾個扛著鋤頭的村民,看見他摩托車后的麻袋,都羨慕的嚷道。

    “壯子,又打了啥好東西?”

    “這陳壯既會打獵,又幫著建學校,能干。”

    “壯子真是越來越有出息了,俺家要有閨女,肯定上門說親去。”

    陳壯駕著摩托車一溜煙的駛上公路,一路飛馳電掣,終于在快吃中飯的時候,再次來到了悅枕莊。

    大概是沈夢事先打過招呼的緣故,這一次他比上回賣野味更加順利,一頭狍子加上山雞、野兔,庫管拿著計算器一清點,居然算到九千多塊。

    當陳壯看見收據的時候,赫然看見收據上又寫著一萬。

    他以為對方給多了,撓著腦袋說:“不是九千六百塊嗎?”

    庫管一邊看著財務點錢,一邊說:“夢姐昨天回來打過招呼,你來賣野味一律加五成,零頭就添成整數。”

    沈壯接過厚厚的一沓鈔票,心里再一次感動。

    沈夢對他這么上心,他說什么也要幫她脫離火坑,擺脫李海龍的魔掌。

    他拿了錢,走到院壩里,就按捺不住的拿出電話打給沈夢。

    可陳壯打了好幾次,沈夢卻一直不接電話,也不知道是她在外邊,還是太忙了沒聽見。

    這時,兩個廚房打雜的工人從院子里走過,陳壯叫住他們,問道:“沈老板今天在不在度假村?”

    “在啊,剛才還在后院呢,還從廚房里要了幾個熟雞蛋。”

    “謝謝啊。”

    陳壯道了聲謝,心想沈夢可能沒聽見,大步就往后院走。

    上次的小別墅依然環境幽靜,陳壯走到門口時,心里有幾分硌應,不過也只是一瞬間,他就釋然了。

    沈夢又不是心甘情愿跟著李海龍的,她也是為生活所迫,但還能保持清醒,要是換了其他女人是她這種情況,恐怕早就沉迷在金錢里、甘心淪為富商的玩物了。

    別墅門是緊閉著的,陳壯特地留意了一下,他沒有看見上次那輛寶馬車,因此確定這次李海龍不在,所以大膽的上去敲門。

    “砰砰!”

    陳壯連敲好一陣,都不見有人開門,正納悶自己是不是又弄錯了的時候,里邊傳來沈夢急急忙忙的聲音。

    “稍等,我馬上就來。”

    聽見沈夢的聲音,陳壯松了一口氣,心情變得迫切起來,想一把摟住她再親熱一番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沈夢在里面磨蹭什么,陳壯在門口等了起碼五分鐘,她才把門打開。

    陳壯本來想一開門就抱住她,可是等沈夢一開門,他的眉頭就是一皺。

    “沈夢,你臉色咋這樣不好?”

    站在門口的沈夢只穿了一件白色的吊帶絲綢睡衣,光著腳,她頭發凌亂,左眼眶隱隱有一塊游青,嘴角還好像磕破了一樣,有一塊指甲大小的血痂。

    沈夢勉強笑了一下說:“早晨不小心摔了一跤,你來賣野味,還是特地來看我?”

    陳壯說:“兩者都有,當然主要還是想來看看你。”

    這話說得沈夢不禁笑起來,說道:“先進來吧,我換件衣服。”

    她身上的白色絲綢睡衣十分單薄,有些半透明,而且她好像沒穿內衣,陳壯似乎還隱隱瞟到里面春光,情不自禁的咽了一下喉嚨。

    他跟在沈夢身后走進別墅,隨手關上門之后,按捺不住的從后邊一下子摟住她的腰。

    陳壯只想親熱一下,豈料他剛一抱住沈夢,就猛的被她推開。

    陳壯一愣,卻看見沈夢捂著腰,微微躬著身體,臉上露出了痛苦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腰也摔傷了?”陳壯一邊說,一邊走到她身邊,“我抱你上去,摔得這么重,我弄點紅花油幫你揉揉。”

    “別!”沈夢忽然驚呼一聲,懇求的沖著陳壯搖頭。

    陳壯眉頭皺起,疑惑的打量她,問道:“你究竟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我,我沒事,歇一會兒就行。”

    陳壯眼神炯炯的盯緊她,心里的疑惑越來越濃,他站在沈夢面前,這才看見她不但臉上有傷,胳膊上也有淤青,玉頸似乎還有一道紫紅的印子,像是被人掐的。

    難道是……

    陳壯心里閃過一個不好的念頭,沉聲問道:“誰動手打你了?”

    沈夢見被他看出,猶豫了一下低聲說:“是李海龍。”

    陳壯頓時怒了,說道:“那個畜生?他干啥對你動手!”

    沈夢低著頭,眼神幽幽:“那天你走后,他那玩意就不行了,當時就很惱怒,立刻開車去了醫院。可是他看遍全市的男科,卻都說他是陽痿,很難治好,他知道病情后就變了個人,買了不少壯陽藥吃,卻都沒有效果。”

    陳壯咬咬牙,說道:“他活該。”

    說完,他猛的想起,厲聲說:“難道他就因為這個原因,遷怒于你?”

    沈夢點點頭,說:“李海龍沒了性能力后,心理上一時接受不了,都有些變態了,他這幾天動手打了我好幾次,在打人的時候,他才能找到平衡感。不過也沒事,這對我來說是好事,不就是動手嗎,我寧可他動手,也不想他那玩意有用。”

    陳壯看著沈夢故作輕松的笑意,又是心痛,又是憤怒,罵道:“這個龜孫!”

    “別生氣了。”沈夢抬頭,對他笑了笑說:“李海龍這陣子忙著求醫問藥,正好給了我可乘之機,我已經偷偷轉移了不少資產,打算離開他,自己開個野味館。”

    “這種畜生,你早離開是好事。”陳壯看著沈夢身上的傷痕,余怒未消,說道:“但他敢對你動手,我一定饒不了他!”

    見陳壯咬牙切齒,沈夢心里既感動又高興,說:“陳壯,這輩子都沒有哪個男人真心對我,你是第一個。但是,我不希望你去打李海龍。”

    陳壯想都沒想就脫口而出:“怎么,你又要護著他?”

    快看 "jzwx123" 微X公號,看更多好看的小說!手機用戶請瀏覽m.pomowx.com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
全国开奖公告最新 安徽11选5 今天上证指数 500万彩票足球完场比分直播 安徽快三 nba比分火箭 007足球比分网怎么样 北京11选5 宁夏11选5 山西11选5 快速赛车 广西11选5 怎么投资理财 e球彩 30选5 安塔利亚网球比分 河北11选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