潑墨文學 > 都市小說 > 巔峰狂少陳壯雪梅 > 章節目錄 第589章 古曼童

章節目錄 第589章 古曼童

    天才壹秒記住 潑墨文學 『 www.vnlysp.co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    孫家聲此時再也繃不住,命令孫榮浩把那盆漂著死魚的水盆端過來,察看端倪。水印廣告測試   水印廣告測試

    陳壯毫不阻攔,任由他察看。

    佛牌靜靜的沉在水底,似乎毫無變化。

    但只有陳壯才感知到,沉在水底的佛牌,正不停的冒著一絲絲陰寒氣息,很快清水就變成了寒性,水面散發著淡淡的陰氣。

    這股陰寒之氣,對人體能造成的直接影響甚微,最多是覺得寒入骨髓。

    然而錦鯉在風水中屬陽性,世人也用來它代表好運,陰陽相克,一定會有所反應。

    兩三分鐘后,馬東寅也按捺不住,連佛牌也不撈,端著盆子就往蘭花走去。

    “嘩”

    他把整盆水都倒進了蘭花盆子,濺得地毯上一片濕淋淋。

    秦館長心痛的咬了咬牙,忍住沒吭聲。

    素冠荷鼎正打了一個花苞,還沒開花,亭亭玉立,葉片掛著晶瑩的水珠,更顯得嬌艷無比。

    人群的目光,此時又集中了這盆蘭花上。

    一分鐘……

    兩分鐘……

    孫榮浩沉不住氣,怒聲說:“陳壯,這花沒事,你還有什么話好說?”

    他話剛說完,那盆素冠荷鼎的葉片,便在眾目睽睽之下慢慢發黃,剛才還青翠油亮的葉片,竟然像快要枯萎了似的,從葉尖開始變黃,然后漸漸蔫了下來。

    就連剛才那一株花苞,也直接干枯耷拉。

    “我的蘭花!”

    秦館長再也忍不住,從嗓子里發出一聲心疼的叫喊,連忙跑上去察看。

    事實擺在眼前,不但人群看得鴉雀無聲,就連孫家聲自己也呆住了,滿臉不可思議。

    馬東寅也再也無法鎮定,又驚又疑。

    他抬頭看了一眼孫家聲,又看向陳壯,腦中一片空白。

    一個是東南亞第一的風水大師,另一個只是名不見經傳的中醫,究竟誰是真,誰是假?

    還好秦館長反應過來,趕緊上前說道:“陳壯,這究竟是怎么回事?你給大家解釋解釋。”

    陳壯笑了笑,舉起佛牌對人群晃了晃:“其實這佛牌確實有效,只是大家恐怕不知道,這佛牌分為陽牌和陰牌,而我手中這一塊就是陰牌。”

    秦館長看了一臉馬東寅,忙問:“什么是陽牌,什么又是陰牌?”

    “陽牌就是通常的佛牌,類似于我們隨身帶著的玉佩,有神靈加持,但效果卻要看佩戴者的機緣;陰牌卻是將陰物注入、加持進玉牌內,并按一定規則供奉,只要按規矩來,效果顯著。”

    陳壯說完,笑了笑,對孫家聲說:“如果我沒猜錯,這塊佛牌內加持的陰物,應該是古曼童的骨灰。”

    古曼童!

    這個詞一出,不但在場的人群一陣驚悚,就連呂市長也頭皮發麻。

    他去東南亞公務考察過,也對古曼童的事略有耳聞,這種至陰之物據說邪性非常大,普通人最好不碰。

    而且灣島有一位姓蘭的女明星,原本人美聲靚,綽號“靚絕灣臺山”,她事業一帆風順,還有一位富二代未婚夫。

    可她自從去了一趟東南亞之后,回來后就像被霉運纏身那樣,不但演藝事業節節下滑,未婚夫也死了,最后她事業全毀,還變得瘋瘋顛顛,有小道消息傳言,就是有人用陰牌古曼童害的她。

    一聽古曼童,馬東寅也悚然變色,他看了一眼翻肚子的三段紅白錦鯉,背后躥起一陣涼氣。

    沒想到,他竟然把古曼童的骨灰貼身佩戴,還戴了那么久,想想都渾身起雞皮疙瘩。

    他連忙抬頭,問向孫家聲:“孫大師,陳壯說的可是真的?”

    馬東寅本想等孫家聲否定,可孫家聲卻沉著臉點了下頭,冷冷說道:“你叫陳壯是吧,果然好眼力,竟然能看出我佛牌中加持的是古曼童,你以前也去東南亞拜師學藝過?”

    他之所以在東南亞名聲大噪,靠的就是這種加持了陰物的佛牌,用古曼童的骨灰燒入佛牌中,叮囑買主一定按規則供養。

    可孫家聲沒想到,今天竟然被陳壯看出!

    陳壯搖搖頭,“不,我既沒學過,也不是所謂的大師,只是出于興趣愛好學了一些風水術而已。”

    孫家聲的臉抽搐了一下,心頭竟然涌起一股莫名惱恨。

    區區一個只學了風水皮毛的外行,竟然能看出自己的佛牌,兩人之間的地位天差地別,要是今天的事傳開,自己就會從神壇上跌落。

    馬東寅沒想到,自己所戴的佛牌還真的注入了古曼童,頓時像扔燙手山芋似的,迅速把佛牌放在桌上,連連后退好幾步。

    孫家聲抬起頭,臉色陰冷的說道:“就算佛牌里加持了古曼童,但只要按照規則來供養,也不會像你所說的那樣,給馬總帶來血光之災。”

    大廳里的人群一片安靜,全都側耳傾聽,但下意識的也遠離了孫家聲。

    畢竟古曼童這樣的邪物,不是一般老百姓能養得起!

    陳壯笑笑,說道:“第一,馬總一直用活雞鴨的心頭血來供養古曼童,而古曼童發揮效果,跟它所需的東西是等價的,馬總這幾年事業高漲,公司市值翻了三倍,早已超出了古曼童的能力,它自然需要更多的血來供奉。”

    孫家聲眉頭緊皺,眼神復雜的看了馬東寅一眼,卻沒有吭聲。

    自己是按對方的經濟能力收費,當初徐潔岑帶馬東寅來求佛牌的時候,恐怕為了省錢隱瞞了馬東寅的真實財力,所以他根據推測,看相說出馬東寅今后必定大富大貴,酌情收了四百萬制作了這個佛牌。

    沒想到對方實力雄厚,根本不是什么小富之家,過幾年就超過了古曼童能夠庇佑的程度。

    既想讓馬兒跑,又不讓馬兒吃草,古曼童當然要失控了。

    馬東寅聽得心驚肉跳,問陳壯:“那依你說,雞鴨血不管用,我現在該怎么供奉?”

    陳壯聳聳肩:“它現在要的是你的心頭血!”

    馬東寅目瞪口呆,下意識低頭看了一眼自己的心臟。

    要取心頭血,這豈不是要自己的命?

    還不等馬東寅回過神,陳壯又接著說道:“其實催化這古曼童失控的,除了馬總財力飛漲,還有一個最重要的誘因!那就是他長期服食至陰至寒之物,要是我沒看錯,馬總應該常年在喝一種陰寒的藥酒吧?”

    馬東寅滿頭冷汗:“藥酒的事,我已經告訴過你了,我確實每天要喝一小蠱,但只是用于強身健體。”

    陳壯笑了笑,“你要是知道這藥酒是什么泡的,恐怕聞都不想聞。”

    “是什么?”

    馬東寅頭皮一緊,生怕陳壯嘴里說出的藥酒,又是用什么詭異的東西泡的。手機用戶請瀏覽m.pomowx.com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
全国开奖公告最新 怎样投资理财 基金配资比例 安徽快3 快乐双彩 上海股票期货配资 四川快乐12 快乐10分 创业板股票涨跌幅度 有50万元存款如何理财 快乐双彩 7m篮球比分 股票配资系统 期货配资ˉ杨方配资平台 360竞彩比分直播 九鼎投资股票吧 股票行情实时查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