潑墨文學 > 都市小說 > 巔峰狂少陳壯雪梅 > 章節目錄 第735章 痛飲熱尿

章節目錄 第735章 痛飲熱尿

    天才壹秒記住 潑墨文學 『 www.vnlysp.co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    剛撒出來的尿,黃澄澄的,還冒著熱氣,浮著一層發白的泡沫,一股股熏人的尿騷味,還有一股濃濃酒臭,熏得莊嘉豪鼻孔發癢,喉嚨里一陣陣強烈的反胃感,差點吐了一盆。水印廣告測試   水印廣告測試

    看著盆子里的尿,起碼有2.5升,能裝一大可樂瓶。

    莊嘉豪臉色發青,后悔自己昨晚為啥要喝啤酒,而且早晨為了趕時間過來,竟然沒去晨尿,否則還能少喝點。

    現在這醞釀了一夜的熱尿,這特么怎么喝?

    “趕緊啊,愣著干啥,我還趕著去針炙哪。”江炎憋著狂笑,不耐煩的催促。

    陳壯揶揄道:“莊少,這是你自己的尿,難道你還嫌?”

    莊嘉豪已經流了一背的冷汗,襯衣都濕了,后悔得想撞墻。

    他知道陳壯這是“以牙還牙”,昨天自己讓陳壯喝一杯尿,今天對方讓自己喝一盆!

    可莊嘉豪也沒有別的辦法,要是對江炎催動蠱術,恐怕江炎還沒死,自己就遭受雙倍傷害,一命嗚呼見閻王。

    莊嘉豪深吸一口氣,在心里怒罵幾句,他用力的咽了一下喉嚨,憋著氣把盆子舉起來,猛的仰起頭,像喝酒似的“咕咚咕咚”的喝起來。

    腥黃的熱尿,順著莊嘉豪的下巴淌下,澆得他渾身都濕了,尿臭陣陣。

    陳壯冷眼旁觀,在心中冷笑一聲。

    莊嘉豪平時做事狠辣,性格乖戾,喝起尿來竟然也不嗝,他憋著一口氣,喉嚨不停咽動,不到三分鐘就把半盆子熱尿喝下肚。

    江炎還在旁邊鼓掌,諷刺笑道:“莊少真是有膽色,這么一大盆尿,我聞著都想吐,你竟然面不改色全部喝光,英雄!!”

    莊嘉豪喝完一盆尿,喉嚨口就像是一陣陣蠕動,胃里翻江蹈海。

    他渾身是尿,咬牙切齒,硬生生把肚里那想吐的感覺壓下去,紅著眼睛說:“陳壯!!現在我身上的符咒是不是解了。”

    陳壯說:“還沒完,你先讓相田把江炎的蠱蟲解掉。”

    “你!”莊嘉豪氣得臉紅脖子粗,狠聲說:“姓陳的,你要是使詐,就算逃到天涯海角,老子也會把你揪出來,讓你嘗遍世間酷刑。”

    江炎嘲諷的說:“莊嘉豪,你真是個墻頭草!剛才還一口一個陳哥,跟龜孫一樣,現在一泡熱尿下肚,你又橫起來了是不?”

    莊嘉豪瞪著眼睛想罵,旁邊相田真一走上前,沉著臉拿出一顆維生素片樣的白色小藥片,對江炎說:“這是解蠱的藥。”

    江炎看著他手掌中的白色小藥片,卻不沒有接,而是用眼光詢問陳壯。

    陳壯走上前,拿過這顆小藥片看了一眼,體內的珠子立刻產生感應,他點點頭,說道:“這是解藥,會把你體內的蠱蟲直接驅出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江炎一聽陳壯確定,立刻拿起藥片,一仰脖子咽下去。

    他一口吃下藥片,可是卻沒什么感覺,皺眉對陳壯說道:“這藥真能解,這瀛國陰陽師會不會是騙咱們……”

    江炎一句話沒說完,忽然鼻孔一癢,忍不住“阿欠”一聲打了一個響亮噴嚏。

    隨著他這個噴嚏,只見一團白色絮狀物,頓時被噴出鼻孔,“啪”的一下掉在地上,不停的蠕動起來。

    “這……這……”江炎看得目瞪口呆,背后起了一層雞皮疙瘩。

    陳壯低頭瞄了一眼,只見米色的地板磚上,掉落著一團白線團狀的東西,而且這團東西還是活的,不停的蠕動,看著讓他直起雞皮疙瘩,似乎手臂也跟著癢起來。

    相田真一屈指一彈,將一點朱砂彈到這團線狀物上。

    這團線狀物仿佛受到刺激,更加劇烈的蠕動起來,但很快就不動了,變成一堆焦黑,就像燒焦的縫衣線那樣。

    “好了。”相田真一冷冷的說。

    陳壯替江炎檢查了一下,體內的蠱蟲果然已經消失,便對他點了下頭。

    江炎頓時如蒙大赦,感激的對陳壯說道:“陳哥,謝謝你。”

    莊嘉豪看江炎解除蠱蟲,沖上來說道:“我呢,還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我對你下符咒的時候,你的尿就是解咒的靈藥。”陳壯說。

    莊嘉豪眉頭一皺,不敢相信解咒竟然真有這么簡單,要是早知道自己的尿就能解咒,他何必來陳壯面前裝孫子。

    他瞪著陳壯問道:“就這樣?”

    “就這樣,不然你問相田。”

    陳壯說完,就對江炎點了下頭,一起向電梯走去。

    莊嘉豪咬牙切齒,眼底是濃烈的恨意,他立刻一揮手,招呼保鏢往陳壯身后撲去,厲聲說:“截住他……”

    一個“他”字還在嘴里,陳壯忽然一抬胳膊,手肘有意無意的撞了江炎一下。

    “嘶!”江炎痛得一皺眉。

    而莊嘉豪卻感到腰部一陣劇痛,就像狠狠撞到桌子角那樣,一屁股坐在地上,捂著劇痛的腰說不出話。

    相田真一臉色一沉,厲聲說:“陳壯,你不守信用!莊少的咒術根本就沒解。”

    “有嗎?我明明解了呀。”陳壯佯裝不解,轉過身撓了一下腦袋,緊接著拍了一下腦門:“對了,這尿需得童子尿才行,童子尿解百毒嘛,莊少還沒結婚,應該還是童子吧?”

    相田真一眉頭一皺,說道:“你應該清楚,莊少身邊的女人不少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陳壯佯裝恍然大悟,搖頭說:“看我這記性,莊少破了童子身,這尿就沒用了。你趕緊找個童子來,讓他尿一泡,讓莊少喝下去就成!我對天發誓,絕對有效,否則我走路被車撞。”

    莊嘉豪坐在地上,捂著腰部痛得直不起身,一聽陳壯的話,頓時氣得破口大罵:“老子喝都喝了,你現在想起?你特么還說不是故意玩老子。”

    陳壯一臉無辜,雙手一攤說道:“莊少,你這就冤枉我了,你又沒結婚,誰知道你不是童子身?”

    “你特么……”莊嘉豪氣得咬緊牙關,剛想怒吼,卻又牽動了腰部,痛得猛吸涼氣,又癱坐在地上。

    相田真一的臉色也難看至極,冷冷說:“陳壯,你如果再使詐,我饒不了你。”

    陳壯冷笑一聲,揶揄道:“你不過是我的手下敗將,憑什么挑釁我?就算我現在要走,就憑你攔得住?”

    “八嘎!”

    相田真一捏緊拳頭,從齒縫里迸出兩個字。手機用戶請瀏覽m.pomowx.com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
全国开奖公告最新 内蒙古11选5 如何判断股票涨跌趋势 历年上证指数走势图 安徽25选5 河北11选5 极速快乐十分 江苏7位数 广西快乐十分 广东好彩1 宁夏十一选五 天津快乐十分 内蒙古11选5 大东海股票 2013长线股票推荐 股票分析师月薪多少钱 上海天天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