潑墨文學 > 都市小說 > 巔峰狂少陳壯雪梅 > 章節目錄 第749章 非法施工

章節目錄 第749章 非法施工

    天才壹秒記住 潑墨文學 『 www.vnlysp.co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    “不然還有誰?”白凈瘦子不耐煩的揮了下手:“趕緊撤,停業整頓!你們工地都出了多少起事故了,要不是劉副局,早就給你停業整頓了。水印廣告測試   水印廣告測試www.wjxs.cc

    陳壯問江炎:“賈局是誰,你認識?”

    江炎苦笑道:“當然認識,他以前在四水縣的時候,只是一個小科員,后來不知道怎么搭上了莊家,然后就飛黃騰達,不到十五年就升成了局長。”

    一聽江炎提起“莊家”,陳壯的心里更是透亮。

    之前江炎找劉副局幫忙,省了不少事,現在劉副局被下放,敢情莊家找人來報復了。

    工地被人暗地舉報的事,除了莊嘉豪這個小人,還有誰會做得出?

    明顯就是派系之爭,莊家開始下手了。

    陳壯嘆了一口氣,早知道這是一趟混水,他說什么也不會摻和。

    不過,就算他不摻和,以莊嘉豪的德行,就算自己不惹事,對方也會主動找上門。

    白凈瘦子扔下江炎,兇惡的吆喝趕緊走人,要不然就以“非法施工”的名義抓起來。

    兩個包工頭都沒辦法,只能忍氣吞聲,招呼工人收拾工具離場。

    江炎狠狠瞪了一眼白凈瘦子,轉身打電話,只可惜手機鈴聲一遍遍的響著,卻根本無人接聽。

    陳壯正要叫江炎別打了,打也沒用,就在這時,他忽然聽見一個熟悉的公鴨嗓。

    “陳壯,你不是在城里發財嗎?咋混到工地上來了?”

    聽見這聲音,陳壯一陣驚訝,遁聲望去,脫口而出叫道:“方剛?”

    只見一輛黑色轎車旁邊,站著一個西服革履、頭發梳得锃亮的瘦高男人,一雙斜吊眼,正帶著一絲惡意的嘲諷,瞟向自己。

    陳壯忍不住對方剛打量了好幾眼。

    “陳哥,這是你熟人?”江炎頓時一喜,連忙低聲問陳壯,眼神帶著一絲期翼。

    陳壯苦笑道:“熟人倒是熟人,跟我一個村的,但……”

    他話還沒說完,江炎就興奮的打斷:“陳哥,我看他那樣子像個管事的,能不能勞煩你打個招呼,讓他通融一下?”

    羅海東也湊上前:“陳哥,沒想到你神通廣大,竟然認識城建局的方秘書!他現在可是局長身邊的大紅人呀,方秘書是師范學校中文系的高材生,妥妥的筆桿子,又會寫又會來事,局長特別看重他,講話稿全都由他代筆!”

    聽羅海東一說,江炎更加高興,松了一口氣說:“陳哥,虧得你今天過來,要不然這事就麻煩了。”

    面對兩張期待的臉,陳壯實在是無奈,苦笑一聲說道:“方剛確實跟我是同村,只不過恐怕天塌下來,他也不會幫我說話。”

    江炎一愣:“為什么?不是都說,同村人更好辦事嗎?”

    蹲在旁邊的李有貴站起身,在鞋幫上磕了一下煙頭,無可奈何的說:“江老板,這方剛以前是河畔村的,后來全家搬到城里。他和馬玉倩競選村長的時候,使陰招,還坑大家的竹鼠,村里人對方家罵聲不斷,他恨壯子恨得眼珠都紅了,怎么可能幫忙說話。”

    方剛也聽見幾人在說自己,但神情并不在意,冷笑一聲說道:“陳壯,當時你害得我方家被攆出村的時候,沒想到有今天吧?三十年河東,三十年河西,你對我方家做的事,我都記著。”

    說完,他根本不再看陳壯一眼,抬著高傲的下巴,向矮胖子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這時江炎也打完電話,臉色卻更加難看。

    “陳哥,我打劉副局的電話不通,便打回京城打聽了一下,還真是莊家搞的鬼,打電話舉報的人也查出來了,是你們金陽市的首富何明東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會是他呢?”羅海東錯愕,看了看陳壯,又看向江炎:“那可是咱們金陽的首富啊,你不會跟他也有過結吧?”

    陳壯眉頭緊鎖,他越來越覺得事情變得復雜。

    竟然連何明東也牽涉進這次事件,恐怕事情比自己想象中更不簡單。

    江炎臉色冷然,咬著牙說道:“何明東十年前做野生藥材生意,就跟莊家暗地里搭上線了,他現在的公司,也全是靠莊家扶持上去的,表面上他是金陽市首富,實際上只是莊家的一條狗,關鍵時刻放出來咬人,這一伙人連成一個鼻孔出氣,在這個時候跳出來,真是好的很!好的很!”

    陳壯沉吟不語,看來莊家想借此事打壓江炎,是早已策劃已久。

    賈局、何明東、莊家,這三個風馬牛不相及的人物,竟然早就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。

    “陳哥,這項工程大概辦不成了。”江炎苦笑道:“我倒是沒什么,就是虧了幾個月的精力,還有上千萬的資金,大不了被列為黑名單,退出建筑行業。就是辛苦你跑這一趟,還惹上一身騷。”

    雖然他說得輕描淡寫,但實際上是吃了大虧,不但失財失信,被列入違約黑名單,江家想再進軍建筑行業,恐怕得重新打點。

    更讓江炎憋屈的是,自己辛辛苦苦經營了好幾個月的項目,就得這么白讓出去。

    不用想都知道,等著接盤的,肯定是莊家。

    就好像他出錢出力、精心種出的一棵樹,眼看就要結果子,卻硬生生讓給了別人。

    陳壯說:“我手機沒電了,把你手機給我,我打電話找個人。”

    江炎嘆了一口氣,咬牙切齒的說:“陳哥,還是別費心了。這三撥人擰成一股麻花,不是普通人能擰得斷的。這個虧我記下,今后總有機會從莊家身上找回來。”

    不遠處,傳來方剛的喝斥。

    “都還佇著干什么,趕緊滾!”

    李有貴悶頭正要走,方剛卻一個箭步沖上去,伸手攔住,皮笑肉不笑的說:“李叔,你現在跟著陳壯混,還不如跟我。我給上頭打個招呼,幫你安排一個臨時工咋樣?旱澇保收。”

    李有貴憨笑兩聲,訥訥的說:“還,還是不了,俺就是農民,字都不識幾個。”

    “不識字沒關系,你不是還有個侄子,剛大學畢業進城嗎?”

    李有貴一愣,警惕的說:“你咋知道俺有侄子?”

    方剛揮了下手,笑道:“你侄子就在局里上班,好不容易考上來的,我是他直屬領導。只可惜你侄子雖然是個本科生,卻一點也不懂事,我安排送報紙掃地打水,他還天天被我訓,我訓他跟訓狗似的,以前村里人怎樣對我,我就怎樣對他們,風水輪流轉啊。”

    李有貴又驚又怒,跳起來說道:“方剛,你不能這樣坑人!你要有啥不痛快,沖著俺來,俺侄子又沒得罪你!”手機用戶請瀏覽m.pomowx.com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
全国开奖公告最新 股票融资利息一般多少 广东好彩1 桑德环境股票 华东15选5 好运彩3 河北排列7 好股票推荐 股票配资平台哪个好多少钱 手机股票软件 188比分直188比分直播手球 安徽快3 上证指数每日行情 股票融资比例 正常期货配资手续费标准 股指期货配资最大平台 极速十一选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