潑墨文學 > 都市小說 > 巔峰狂少陳壯雪梅 > 章節目錄 第757章 探查邪陣

章節目錄 第757章 探查邪陣

    天才壹秒記住 潑墨文學 『 www.vnlysp.co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    陳壯單獨走進拆遷區,讓田龍飛在外圍看著,不讓任何人靠近。水印廣告測試   水印廣告測試www.1kanshu.cc

    因為他知道,這個邪陣是要吸取人的精氣神,進陣的人越多,吸走的精氣神就越多,陣法也就越強。

    剛才就是因為他疏忽大意,所以才一時中招,頭昏眼花。

    陳壯手掌平舉羅盤,走到自己剛才頭暈的地方,當他剛走近的時候,羅盤原本靜止不動的指針,忽然像活了似的,瘋狂的亂轉起來。

    “好厲害的陣法!”

    陳壯忍不住暗暗心驚,還好他剛才讓田龍飛送羅盤的時候,順便也去古玩市場,買了幾件“觀音”和“彌勒佛”的舊玉佩。

    從古至今,玉都是能保平安的物件,佩戴久了,玉也有靈性,能為主人擋災。

    他身上揣著的這幾件玉佩,都是別人盤了幾十年的東西,玉質油光發亮,溫潤中透著一股靈性。

    雖然這幾件玉佩,只是最普通的漢白玉,價格也一共只有幾千,但卻充滿靈氣,完全能抵擋邪崇之物。

    陳壯帶著這幾塊玉佩,安然無恙的走到了拆遷樓下面。

    拆遷樓靜靜的立在陽光下,四周拉著綠色的防護網,搭著木板,透出一股破舊之氣。

    雖然是大中午,可是陳壯仍然感到一陣涼氣,從拆遷樓黑洞洞的樓道口,不停的滲透出來。

    而此時,他右手的羅盤也停止了轉動,生銹的指針,直直的指向了樓道口。

    陳壯看了一眼捏在左手的三塊玉佩,其中一塊“觀音”漢白玉佩,剛才還完整無損,現在已經裂開了。

    玉佩一旦裂開,就表明已經擋了災禍,失去了效力。

    這個邪陣,果然非同尋常。

    陳壯轉過身,對田龍飛高聲說道:“田叔,我要進這棟樓看看,要是半小時后,我沒出來,就代表我出事了,你就立刻進來,把我帶出去。記得進來的時候,帶上你買來的玉佩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田龍飛沉著的點了點頭,“陳總,您吩咐我買的玉佩,我身上還有兩塊。”

    陳壯點了下頭,把裂成兩半的玉“觀音”,扔到一旁,捏著剩下兩塊玉佩,大步走進了門洞。

    遠遠圍觀的民工們,看見陳壯走進門洞,全都捏了一把汗。

    江炎也一陣忐忑,工地接二連三發生怪事,就連他這個無神論者,后背也不由自主感到一絲寒意。

    現在聽見陳壯這么說,他的心臟更是懸起來。

    連陳壯也搞不定的“法陣”,究竟有多邪門?

    羅海東也跟著緊張起來,開口說道:“我在開工的時候,還特地找了一個法師來做法事,沒想到還是出了事。陳老板一個人都敢進去,也不怕出事。”

    田龍飛看了他一眼,說道:“陳總不會出事。”

    羅海東訕笑道:“我就打個比方,要是他真出事,不是還有你嗎。”

    聽兩人對話,江炎的眉頭更是皺緊,如果連陳壯也在樓里出事,自己這個項目恐怕找遍全國,也找不到高人來破解風水了。

    這也就更說明,在背后對工地動手腳的人,比他想象的更強大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拆遷樓是六、七十年代的老式居民樓,用紅磚砌成,這是那個時期典型的筒子樓。

    就跟大學里上了年頭的學生宿舍樓一樣,從門口進入,旁邊就是樓梯,對面是一條長長的昏暗走廊,兩邊分別是相對的房間,不開燈的時候,整個走廊在大白天都十分昏暗。

    陳壯一進入樓道,視線就暗了下來。

    這幢樓正在拆遷,早就斷水斷電,所以樓道里沒法開燈。

    不過,陳壯已經達到“夜能視物”,就算樓里一片黑暗,也并沒妨礙到什么。

    整棟樓里一片死寂,靜得一點聲音也沒有,似乎和外界完全隔絕,地上亂扔著各種雜物,除了碎磚和剝落的水泥,還有不少居民們沒帶走的東西。

    居民樓一共六層,陳壯很快上了二樓。

    但他手中的羅盤,指針仍是直直的指向樓上。

    周圍安靜無比,陳壯甚至能聽清自己的呼吸聲,長長的走廊黑洞洞的,走廊盡頭一片漆黑,連一絲光都透不出來,仿佛一張大嘴,要吞噬著什么。

    就算陳壯夜能視物,也不能看到這么遠的地方,四周的氣氛格外陰森,要是換一個膽小的人,恐怕連膽都要嚇破。

    按照羅盤指針的指示,陳壯走上三樓。

    三樓的格局和二樓一個樣,只是地上更加凌亂,還扔著不少破爛的衣服,看樣子以前有拾荒者在這里住過。

    靜止的指針動了動,轉了半圈,指向走廊盡頭。

    陳壯抬頭,朝走廊深處看了一眼,大步向里走去。

    就在他走了兩步的時候,忽然腳底下踩到一個軟綿綿、富有彈性的東西。

    陳壯眉頭一皺,低頭看去,頓時愣住了。

    地上竟然躺在著一個人影,而他正踩在這個人的胳膊上!!

    這人面朝下的趴著,一點氣息也沒有,儼然是個死人!

    陳壯愣了好半天,背后的汗毛全都豎了起來。

    剛才所有的民工,都已經聚集到樓下,并沒有少一個,究竟是誰死在這兒?

    出于中醫的本能,陳壯顧不了那么多,只想著趕緊救人。

    他立刻彎下腰,一下子把人影翻了過來。

    當人影翻過來的時候,陳壯又愣住了,半晌,他不禁啞然失笑,搖了搖頭,心想自己實在是太神經緊張。

    地上所謂的“死人”,只是一個穿著破舊衣服的假塑料模特,就跟時裝店里的男模特一樣,也不知道是誰扔在這兒的。

    陳壯長吁一口氣,一腳踢開模特,大步往前走去,進入最深的黑暗中。

    越往前進,陳壯所能感受到的寒氣就越強,也越覺得詭異,而他手中羅盤的指針,就像被強力膠粘住似的,一動不動的指向前方。

    應該就在前面了!

    陳壯加快腳步,大步向前走。

    大概是寒氣太強的緣故,他的“夜視”能力也下降了不少,根本看不到盡頭。

    陳壯剛走兩步,忽然感到肩膀上被拍了一下,他猛的轉過身,卻沒看見一個人。

    他立刻警覺起來,伸手把兜里的玉佩拿出來。

    只見其中一塊“彌勒佛”的玉佩,已經出現一絲細微的裂痕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陳壯的耳邊突然響起一個嬌滴滴的聲音。

    “壯子哥!”

    陳壯猛的轉過頭,卻頓時愣得張口結舌。

    只見在他身后,江雨菲站在兩三米開外,正笑盈盈的望著他,而她玲瓏妖嬈的嬌軀上,赫然只裹著一條薄紗。

    在昏暗的光線下,她嬌軀上的薄紗若隱若現,玉腿修長,柳腰纖纖,身姿無比曼妙。手機用戶請瀏覽m.pomowx.com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
全国开奖公告最新 临沂股票配资的利息 广东十一选五 股票配资平台哪个好一点 新疆18选7 日海通讯股票 澳门即时赔率-123 3g即时比分 2013温网新浪体育 中国重工股票分析报告 12年奥运会足球直播 财经新闻股票行情查询上证指数贵州茅台 大智慧股票软件 上海股指配资推荐 下半年股票推荐 云南十一选五 炒股如何开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