潑墨文學 > 都市小說 > 巔峰狂少陳壯雪梅 > 章節目錄 第797章 走私集團的后臺

章節目錄 第797章 走私集團的后臺

    天才壹秒記住 潑墨文學 『 www.vnlysp.co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    這血腥的一幕,讓旁邊的幾名黑衣人齊齊被震懾住,過了好幾秒,相田真一才回過神,嘴里罵了一聲“八嘎”,沖上去點了黑衣壯漢幾處穴道,止住鮮血。水印廣告測試   水印廣告測試www.kan121.com

    而黑衣壯漢已是臉色慘白,翻著白眼昏死過去。

    江雨菲回過神,抬頭望向黑衣壯漢身后,猛然雙眸一亮,激動的失聲叫道。

    “陳壯!!”

    只見站在十幾米外的一條人影,正是陳壯!

    沈月喘著粗氣,雖然她還鎮定,可也被陳壯的出手驚呆了!

    摘葉傷人!

    這只是她在武俠電視劇中看過的場景,可沒想到陳壯竟然以一片樹葉,凌空拋出就斬斷了黑衣人的手腕!

    相田真一也看見了陳壯,眼里頓時迸發出一股恨意,惱怒的在嘴里罵了一聲,立刻退回到矮個黑衣人的身邊,低聲嘀咕起來。

    至于躺在地上的斷腕黑衣人,相田真一根本不當一回事,反正這些人都是嘍羅,死活都無所謂。

    他之所以幫黑衣人止血,是怕血腥味太重,會引來剛才洞中的那條劇毒角蛇。

    陳壯站在樹林邊,抬頭看見江雨菲和沈月雙雙坐在地上,兩女除了臉色發白,身上的衣裙完好,也沒受傷,心中松了一口氣。

    他緩緩向前走去,一邊走,一邊冷冷的開口。

    “相田,沒想到你竟然是走私集團的人。”

    相田真一咬牙切齒的緊盯陳壯,恨不得把他碎尸萬段,上次自己在工地上設陣作法,以命換命,沒想到被陳壯破解,還毀了自己的修為。

    此仇不共戴天,因此他才找來師兄,打算在尋找龍脈的同時,誅殺陳壯。

    相田真一抬頭緊盯,從齒縫中迸出幾個字:“陳壯,我正等你來!今天就是你的忌日!”

    “是嗎?”陳壯聳聳肩,嘲笑的說:“你只不過是我的手下敗將,究竟誰給你的底氣。”

    說著,他眼神一轉,盯在相田真一旁邊的矮個黑衣人身上,說道:“難道是他?”

    “正是!”相田真一冷笑道:“我師兄是特地來為我報仇的,他是東南市飛龍武館的副館主之一,飛龍武館的大名,不用我說,你也應該知道!”

    “什么,連飛龍武館也牽扯進來了?”江雨菲美眸圓睜,屏住呼吸。

    沈月見她臉色微變,連忙問道:“雨菲,你知道飛龍武館?”

    江雨菲苦笑道:“當然知道,京城有不少名門望族,都從飛龍武館雇傭保鏢。這個武館里的武師,個個武藝高強,四位長老更是神秘莫測。真沒想到,竟然連飛龍武館,竟然和走私集團有牽連,真是意想不到。”

    陳壯不動聲色,掃視了一圈周圍的黑衣人,說道:“那這么說,這些人都是飛龍武館的弟子了?”

    相田真一緊盯陳壯,昂然說道:“當然!今天來的全都是武館中的精銳,諒你有通天之力,今日也得把腦袋留在這里!”

    師兄是飛龍武館的副館主,無論是身手還是陰陽術,都在他之上!

    而師兄帶來的一干忍者,也都是在飛龍武館中習藝多年的瀛國武師,平時他們韜光養晦,關鍵時刻派上用場!

    陳壯一邊掃視,一邊心念急轉。

    他心中也暗自吃驚,還以為稱霸東南市的飛龍武館,被查封整改后就銷聲匿跡,沒想到暗地里還在活動。

    而且更讓陳壯震驚的是,飛龍武館表面上打著武館的幌子,可暗地里竟然和文物走私團伙有勾結,他沒想到自己前來營救兩女,竟然撞破了這么一個驚天大案。

    相田真一見陳壯沉默不語,以為他被震懾住,狠聲道:“陳壯,你毀我修為,我今天必讓你死無葬身之地。”

    “就憑你?”陳壯好笑的抬頭,沖他勾了一下小手指:“既然這樣,我不介意再揍你一頓,就當松松筋骨,痛打落水狗。”

    相田真一被他的挑釁,激得渾身氣血翻涌,咬牙道:“你有本事就過來。”

    “來就來!”陳壯連嗝都不打,大步就向空地上走來。

    江雨菲一愣,忽然想到什么,立刻大叫:“陳壯,別過來!這個妖人在空地上設了陣法,是引你入套!”

    可是,陳壯根本不聽她的呼喊,大步走到空地中央站定,一邊走還一邊說道:“我要是不進來,誰來救你倆出去。”

    看見陳壯入套,相田真一心中的石頭落了地,再也用不著掩飾,哈哈狂笑起來:“陳壯,你真以為自己天下無敵?你現在試試,看走不走得動?”

    “是嗎?”

    陳壯不動聲色,試著抬了一下腳,可腿腳竟然變得無比沉重,仿佛被灌了鐵水,難以動彈。

    看見陳壯挪不動腳,相田真一更加張狂,狂笑兩聲說道:“真是英雄難過美人關,你為了救這兩個女人,竟然甘心入陣。我實話告訴你,這是我師兄的千斤陣,是專門為你設置的,只要你進陣,就別想動彈分毫,任殺任剮。”

    江雨菲見陳壯也中招,心中后悔萬分,忍不住哭喊起來。

    “陳壯,都是我害了你。”

    她知道相田真一對陳壯恨之入骨,只要制服陳壯,恐怕他會把世上最殘酷的手段,全都施加在陳壯身上,將他折磨至死!

    矮個子黑衣人,從衣兜中掏出一面白藩,低聲念念有詞,加大陣法的強度。

    陳壯吃力的想挪動雙腿,可是不管他使出多大的勁,雙腿都牢牢的“粘”在地面,重得無法動彈,甚至連他想抬手,也格外吃力。

    看見陳壯已被制服,相田真一終于放下防備,狂笑著走到陳壯面前,惡狠狠的說:“你破我修為,此仇不共戴天。今天你落在我手里,我必將挖眼剖心、挫骨揚灰,至于你身邊的女人,我會讓人當著你的面,慢慢玩死她們!”

    陳壯被一股無形的力,壓得無法動彈,對相田真一說道:“相田,既然飛龍武館的副館主是你師兄,那也就是說,飛龍武館跟走私集團有關系了?”

    相田真一見陳壯不能動彈,早已把他視為死人,索性說道:“我實話告訴你,飛龍武館只是我們黑堂用來掩人耳目的幌子,你們這幫東亞病夫,我們對開武館教你們武藝根本沒有興趣,我們真正的目的,是借此把寶物運回瀛國。你們搗毀古跡、隨意損壞古物,無價的寶物留在你們手里,只能被浪費!它們最好的歸宿,還是我們大瀛帝國!”手機用戶請瀏覽m.pomowx.com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
全国开奖公告最新 河北十一选五 快乐赛车 山东十一选五 房地产股票融资 安徽十一选五 2012上证指数数据 炒股 动图 20选5 7m.cn篮球即时比分 toto足球指数 wnba比分结果8月21日 09上证指数多少底 美的集团股票分析论文 20131104天下足球直播 南京股票期货配资 银座股份股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