潑墨文學 > 都市小說 > 曠野里的星 > 章節目錄 294
    天才壹秒記住 潑墨文學 『 www.vnlysp.co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安夷忽然大喊一聲:"你胡說!"

    向青霜哈哈哈笑了許久,止住笑聲又說:"你不信嗎?"

    安夷說:"你、你撒謊。水印廣告測試   水印廣告測試"

    向青霜說:"如果你不愿意相信,那你就當我撒謊吧。"

    "你就是在撒謊!"

    安夷情緒大變,通紅著雙眼。

    向青霜淡聲哼笑著,看她的眼神充滿了憐憫和可憐。

    安夷問:"你這樣看著我做什么?"

    向青霜依舊不說話,就那樣似笑非笑著,安夷徹底被激怒了,她說:"誰允許你這樣看我的?你給我閉眼!閉眼!"

    向青霜依舊在笑。臉上的笑,要多憐憫就有多憐憫。

    她在激怒著她,激怒著這個神經病。

    安夷控制著自己的情緒,用力的控制自己的情緒。可是控制了好一會兒,她徹底的被她那眼神所刺激到了,她沖了過去,掐著向青霜的脖子。死死掐著:"我要你死,我要你死!"

    向青霜被安夷掐著脖子摁在病床上時,竟然連掙扎也沒有,她躺在那,在心里祈禱著,殺死她吧,來啊,把她殺死,對就是這樣,死掐著她。

    她嘴角始終保持那樣憐憫的笑。

    可是向青霜的想法并沒有得逞,因為就在下一秒,護士推門進來,看到這一切,嚇的手上托盤都掉了,她驚呼著。

    而隨著安夷一同前來,在外面等候的保鏢,聽到里頭的動靜,全都沖了進來。

    看到這個情況后,立馬圍了過來,拉開了安夷。

    將她們兩人拉開。

    向青霜由于身體的本能,躺在那,用力的咳嗽著。

    安夷被保鏢們快速的帶著離開,防止兩人還有再多的沖突。

    而這邊程凱的手機立馬響了,程凱此時正站在他父親程世雄的辦公室里頭。

    他將手機從口袋內拿出來看了一眼,竟然是安夷那邊打來的。

    他想接。

    坐在辦公桌前的程世雄說:"她打來的。"

    程凱停下動作,抬頭看向他父親,他沒說話。

    程世雄冷笑說:"你小子倒是情種,對她的事情上心的很。"

    程凱說:"我們現在都是一條船上的人。都是利益共同體,有必要分的那么清楚嗎?"

    程世雄說:"一條船上的人,你也得搞清楚,被利用與利用的關系,她現在算個什么,頂多就是我們手上的一個傀儡而已,對于一個傀儡來說,給她幾分面子算是不錯了,怎么,你反倒反過來了?"

    程凱的手機還在響,盡管程世雄拿著這件事情訓了他好幾天,程凱還是說了句:"我先接個電話。肯定是那邊出什么事了。"

    程世雄冷著臉,差點沒把他祖宗十八代罵上一遍,一想到祖宗十八里頭也是他的老祖宗,倒是忍住了。

    程世雄坐在冷冷看著。

    程凱也沒等程世雄同意,立馬拿著手機去了外頭,到達外面后,他立馬接聽了電話,放在耳邊:"出什么事了。"

    打電話的人是安夷身邊的保鏢。他對程凱說:"安小姐剛才在醫院和向青霜發生沖突了。"

    "什么沖突?"

    保鏢說:"您還是過來一趟吧,安小姐差點就把向青霜掐死了。"

    竟然發生了這樣的事情,程凱說:"我立馬過來。"

    他掛斷了電話,看了一眼程世雄的辦公室,未再進去,匆匆離開了。

    程凱去了安家,他甚至沒有過問傭人,直接上樓去了安夷房間。

    她將房門給打開。

    看到安夷一個人安靜的坐在地毯上,她的情緒詭異的很。

    程凱不知道具體發生了什么,便對著里頭喚了句:"安夷。"

    安夷聽到程凱的聲音,回頭看向他。

    看上去很正常。

    程凱便走了過去,蹲在她身邊,他問:"怎么了?"

    安夷說:"沒什么。"

    她便從地毯上起身,朝著外頭走。

    程凱蹲在那望著,很快,程凱也起身,跟隨在安夷身后,在她即將出門的時候,程凱從后面一把拉住她。

    安夷停住。

    程凱說:"怎么了?"

    他又問了句。

    安夷忽然笑著,笑聲怪異,她顫動著身子,很快她止住笑聲說:"我餓了。"她將程凱的手從手上撥開,接著,她轉身出了房門,朝著樓下走去。

    程凱又再次跟上。

    程凱想,一定是和向青霜有關。

    他看向門口的那兩個保鏢,他走了過去,問那兩個保鏢:"出什么事了。"

    那兩個保鏢說:"安夷小姐似乎與向青霜發生了爭執。"

    程凱沒想到都到這地步了,向青霜還敢欺負安夷,真是活膩了。

    程凱帶著人離開了。

    到達醫院病房,他對兩個保鏢吩咐說:"給我進去。"

    那兩個保鏢說了一聲是,便推門進去。

    程凱站在門口抽著煙。

    里頭是向青霜的慘叫。

    護士站在走廊的不遠處,不敢過去,手上抱著托盤。

    程凱朝她冷笑。

    兩個保鏢出來后,程凱看了他們一眼,便將煙蒂丟在地下,鞋尖擰掉,便帶著人離開了。

    向青霜滿臉紅腫的在病房,嘴角,嘴角不斷的掉落著血珠。掉落在床上,她坐在床上,整個身子在那搖搖晃晃了。

    她邊笑邊哭著。

    程凱回到安家,竟然沒見到安夷人。便從樓上下來,在客廳擋住一個傭人說:"安夷呢。"

    "小姐?"傭人,顯然也沒有怎么注意。

    往屋內四處看著。

    接著,有個傭人在一旁答話說:"好像出去了。"

    "出去了?"程凱皺眉?

    她能夠去哪?

    安夷走到一處院子門口。她在院子門口站立了一會兒,很快,她便徑直走了進去。

    門口的兩個警衛看著她。

    似乎是認識的,所以他們本想攔截,可是卻沒有攔截。

    安夷進入院子內后,便停在宅子外看著。

    屋內開著電視,安夏坐在客廳內看著電視,這幾天她已經徹底冷靜下來,也沒有在哭,今天竟然還難得的在客廳內看著電視,而沈韞同樣也在客廳。

    穿著白色襯衫,在客廳內和人說著話。

    傭人端著茶水和松軟的甜點出來。放在了客廳的茶幾上。

    里頭倒是充滿了生活氣息。

    正在和小照說話的沈韞總覺得有道視線正盯著自己,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錯覺,他停止了和小照說話。

    小照問:"您怎么了?"

    小照被對著窗戶口。

    沈韞的視線忽然朝著窗戶口看去,正好在客廳的落地窗處。看到外頭正站在了一個人。

    那個人也在看著他。

    沈韞剛想動,忽然外面一陣車聲。

    沈旭東的車聲,老遠便從外面傳來。

    而那個人在看到沈旭東的車后,飛快一閃,很快便不見蹤影。

    沈韞的動作又停住。

    小照隨著沈韞的視線看過去,可是外面早就沒有人影了。

    只有沈旭東的車從院子外開了進來,正好停在門口,他外出了,今天才歸家。

    沈旭東下車后,便徑直朝大廳內走,一見到沈韞便問:"你怎么這個時候在家?"

    沈韞的目光還落在外面,不過很快,他便看向沈旭東說:"嗯,今天沒有太多事。"

    沈旭東又問:"安夏呢?"

    他的視線落在沙發上,才看到安夏正坐在沙發上,沈旭東便朝安夏走去。

    安夏同沈旭東打著招呼,兩人在說這話。

    沈韞的視線還時不時往外掃,不過在看到沈旭東,他沒有動聲色,也沒有聲張。

    沈旭東在同安夏說了幾句話后,突然又對沈韞說:"沈韞,你在家正好,我有點事情想跟你說。"

    沈韞嗯了聲。

    沈旭東最先上了樓。

    而沈韞停留了一會兒,又一次看了一眼外面,便隨著沈旭東上樓了。

    等兩人到達書房后,沈旭東第一句話便是對沈韞說:"安清輝出現了。"

    手機用戶請瀏覽m.pomowx.com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
全国开奖公告最新 最大平台棋牌游戏 中国体育 赚钱游戏小鸟过管子 红中彩票 山西快乐十分 山西十一选五的走势图 百赢棋牌苹果版下载 澳门原版足球指数 美团众包上海那赚钱多 青海十一选五走势图表 球探比分即时足球比分一 抱资赚钱 老公赚钱给老婆花老婆的谢谢你歌曲下载 韩国快乐8 青海11选5中奖查询 江苏十一选五全双遗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