潑墨文學 > 玄幻小說 > 蓋世 > 章節目錄 第六十三章 兩傷

章節目錄 第六十三章 兩傷

    天才壹秒記住 潑墨文學 『 www.vnlysp.co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虞淵已痛的說不出話來。水印廣告測試   水印廣告測試

    絲絲陰柔力量,就在他五臟六腑,在他血肉筋骨內,胡作非為。

    難以言喻的刺痛,蔓延到渾身,讓他的靈魂,仿佛都在經受著撕裂痛苦。

    “呼!呼呼!”

    他大口大口地喘著氣,身子在石階上搖晃著,如隨時都可能跌落坑底。

    他所在的位置,和坑底還隔了很長的距離,以他現今蘊靈境的軀體,一旦墜落,必死無疑。

    高空跌落,他會死。

    即便不跌落,在他體內亂竄的陰柔力量,也會絞殺他。

    或立即死,或承受著非人折磨,慢慢死亡。

    底下的樊離,嘴角的笑容,愈發的歡快。

    “一,二,三,四……”

    他在心里默數著。

    他相信,虞淵很快就會選擇,放棄忍受那非人苦痛,選擇跳落到坑底,瞬間而亡。

    因為,他知道虞淵承受的傷痛,只會越來越重,會比死亡還要痛苦。

    跳下來摔死也好,血肉和臟腑撕碎也罷,都和他沒關系。

    他都能撇清。

    “三十,三十一,三十二……”

    默數的樊離,笑容逐漸收斂,并再一次睜開眼。

    他抬頭,又一次仰望高空。

    虞淵還在,還在晃晃悠悠地,分明承受著更可怕的痛苦折磨。

    可虞淵,依然沒有選擇跳落死亡。

    而是,以驚人的,頑強的意志力,忍受著不斷加重的痛苦。

    以承受痛苦為代價,還在堅持著,堅持著……多活一陣子。

    “還不錯。”

    樊離心中嘀咕一句,稍微有點高看虞淵了,覺得如果給虞淵時間和機緣,此人說不定真的有希望,成為自己的一位勁敵。

    只可惜,很多事情都沒有如果。

    今天,虞淵注定要死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樊離下手了。”

    禁地處的老將軍,輕輕哼了一聲,說道:“這壞小子,的確是有一手。在那虞淵吞納天地靈氣時,悄悄將自己陰毒的力量,混雜在靈氣內,輸送到了虞淵體內。”

    李玉蟾皺眉:“需要我現在插手嗎?”

    “你留意著,在虞淵撐不住,往下跳落時,別讓他真正落地。”老將軍以心湖,觀察著那邊的一舉一動,說:“只要不跳下去,他不會立即暴斃。樊離送入的力量,不是要他立即死,而是慢慢地,一點點破壞他的血肉生機。”

    “果然還是那個樊離。”李玉蟾道。

    “說實話,我很欣賞那個壞小子。”老將軍瞇著眼,“不喜歡歸不喜歡。可他既然是帝國的人,是樊家的人,我都會給予其重視。多么聰明的做法,神不知鬼不覺地暗中下手,沒實質的接觸,我們都無法事后問責。”

    “而該做的事情,該殺的人,就這么被他殺了。”

    “被他惦記上的人,還真是倒霉。便是李禹、嚴祿,在陰謀詭計方面,都遠非他的對手。此人是鬼才,不論在修行路上,還是以后從軍,或在樊家擔任家主,都不會吃大虧。”

    老將軍給出中肯的評測。

    李玉蟾也表示贊同,點頭道:“嗯,我也不喜歡他。但是,如果他和我境界、實力、地位相當,且是我的敵人,我都會覺得頭疼,要日夜防備他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呼!呼呼!”

    石階上,不斷搖晃的虞淵,感覺出體內的血肉,還有臟腑,都有裂縫撕開。

    胸腔周邊,動亂的陰柔力量,還在瘋狂破壞。

    他禁不住,吐出一口鮮血來。

    “反正都會死,跳下去,立即結束這一切吧。”

    “何必死撐?”

    “你明明知道,在如今的境界,以自己的力量,抵擋不了那些恐怖而又精煉的力量。”

    “跳下吧。”

    一個個念頭,滋生出來,被他掐滅,被他按下去。

    “不能!我絕不能死!我,絕不會跳下去,不會求死!”

    在非人痛苦折磨下,他腦海中,那個不斷冒出來的念頭,被他一次次地,以意志力壓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自己的力量不行,只能求別的了!”

    仿佛有一道光,在腦海劃過,他強忍著痛不欲生的血肉傷害,集中了注意力,以天魂感知兩條手臂處,那些碎小的劍芒。

    他早就發現,樊離輸送到體內的陰柔力量,根本沒有觸碰,自己的兩條手臂。

    那些陰柔力量,一臨近臂膀,就有智慧地,重新飛逸到別處。

    似乎,在本能地避讓著什么。

    “我,尚且不能參悟你們的奇特,劍決的精妙。但你們,既然選擇盤踞烙印在我骨頭上,就是認可了我。”

    “而現在,我需要你們!”

    虞淵在心間吶喊著,嘗試著以天地人當中,最強的天魂,去溝通那些劍芒,尋求它們的幫助。

    突然間,他猛烈一震。

    他的兩條手臂,在他天魂溝通交流,將自己的心念轉達之后,忽變得璀璨明耀!

    皮膚底下,如有一條條小魚兒,沿著他的臂膀,游向他胸腔,游向他的臟腑、腰腹和脖頸。

    點點劍芒,宛如兇惡魚群。

    劍芒游弋到的地方,源自于樊離的陰柔力量,被無情地撕咬抹殺,被瞬息斬斷。

    蒼莽、浩蕩、古老的氣息,忽然間,充塞在虞淵周身。

    “噗噗噗!”

    虞淵仿佛看到,他體內有點點光芒,如星閃亮,沖刷洗滌了陰柔。

    靈魂如被撕裂,血肉被絞的痛苦感,迅速消失。

    搖搖欲墜的他,終于再一次站穩,且能判斷出,在那些劍芒的圍剿屠殺下,樊離送入體內的陰柔之力,根本不堪一擊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,站在石階上的他,釋放著乳白色的光暈。

    他以冷漠的眼神,俯瞰著深坑,望著樊離所在的位置。

    靜坐不動的樊離,早已睜開眼,那張俊美的臉,顯得有一些蒼白。

    而且,他嘴角處,居然還有一絲血跡。

    他還是笑著,笑著仰望著虞淵,輕輕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虞淵看到了,嘿嘿一笑,也點頭回應。

    旋即,他再沒有停留,徑直往上攀爬。

    而樊離,也沒有追擊。

    只是,他的目光,一直都停留在虞淵身上。

    直到虞淵徹底消失,他還是望著高空處,久久都沒有收回。

    “樊離?為什么沒有對他下手?”有族人小聲問。

    “你們照看我一下,我要專心修行。”沒有給出答案,樊離取出一枚清香散逸的丹藥,一口吞了下去,立即著手煉化。

    只有他和虞淵兩人知道,在那些劍芒,碾碎了他送入的陰柔力量后,他也因此受傷。

    虞淵傷了,他最終也傷了。

    兩人心照不宣,都有默契,避免再一次爆發沖突。

    “虞家,虞淵!”

    樊離心中低喝,深深地記住了這個名字,也首次認真地,去回想藺竹筠的那番話。

    若是虞淵,和自己處于同等境界,真不是他的對手?

    虞淵初入蘊靈境,兩人第一次的交鋒,居然都沒有占到便宜,落得個兩敗俱傷的下場。

    虞淵,體內忽然爆發的力量,為何有種熟悉感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手機用戶請瀏覽m.pomowx.com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
全国开奖公告最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