潑墨文學 > 玄幻小說 > 冥夫,深夜來 > 章節目錄 第325章 解釋

章節目錄 第325章 解釋

    天才壹秒記住 潑墨文學 『 www.vnlysp.co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"沒錯,我們就動了這個!"老婆婆毫不掩飾的說道:"難道這些東西不能動嗎?你不要以為我不知道,你幫那些人的時候就是有這個東西,怎么樣?你現在是不是很生氣?"

    看著老婆婆很明顯是在示威的樣子,我心里有些詭異,看來他們兩個之間真的已經認識已經很長時間了啊??

    但是我心里卻有點奇怪,剛剛那個和尚說那句話的時候,似乎是有些古怪的,難道那個臉上帶著壞笑的小人是有什么問題么?

    心里忽然就有點忐忑,但我也沒有多少擔心,畢竟是放在這里的小人,大不了生出來一個普通人而已,但是自己的孩子怎么也想著弄個清楚。水印廣告測試   水印廣告測試

    我一直盯著那個和尚,本來想趁著他們兩個說話的時候,過去看看那個小人怎么樣,可是和尚卻在我這個念頭剛剛冒出來的時候就把那個盒子給蓋上了。

    "萬事自有它的定數,既然你已經選擇了這個孩子,那就說明你跟他之間還是有緣分的,你好自為之吧。"和尚根本沒有管老婆婆耀武揚威的樣子,只是看著我說道。

    不知道為什么。我卻覺得和尚的語氣中待著一絲無奈,不過聽他的意思是,都已經這樣了,他也默認是我的孩子了。

    我摸了摸自己的肚子,很明顯的能感覺到里面的靈氣兒波動,我都能感覺到我的孩子已經有生命了,就在里面磨合著,成長著。

    "那我能看看我的孩子嗎?剛剛我都沒來得及看。"我厚著臉皮說。

    "天機不可泄露,以后你會知道的。"和尚給我丟了這么一句。

    "什么天機不可泄露的,我看你就是在賣關子。當初你也這么賣關子,你到底要躲我到什么時候?就不能好好的跟我說說,當初你非要當和尚原因嗎?我已經等了幾十年了,難道你的心是石頭做的嗎?"老婆婆看到和尚不理他,神情忽然就變得激動起來,直接走到了和尚面前,就厲聲質問。

    "你我之間在幾十年前已經沒有緣分了,又何必自討無趣。今天的事情就已經成了這樣,那就當做無事發生吧,再偏執下去對你不好。"和尚被老婆婆纏得沒有辦法了。臉上的表情都有點無奈。

    "有沒有緣分是你一個人說了算嗎?你憑什么這么篤定?那么多年都是你說了算,這次我說了算!"老婆婆越來越激動。

    我看著他們兩個說話的樣子,感覺到有點無語,就趁著他們兩個在這里吵架的時候,我就悄悄默默的離開了寺廟,這是他們兩個人之間的私事,不管現在他們之間有多么不可能,多么荒謬。我一個外人在這里,終歸是不好的,就打算等他們說的差不多了再回去,剛好我看看晚上的寺廟周圍環境怎么樣。

    晚上的寺廟,還是很安靜的,白天這里人山人海,現在除了我,外面一個人應都看不到,一時間,我感覺到有點兒安靜的過了頭了。

    我在外面溜達了一會兒,不知道為什么,我的腦子里一直兩張那個帶著壞笑的小人兒,和尚那么隱瞞到底是為什么?那個帶著壞笑的小人兒手里到底拿著什么?

    按理來說,在里面的小人臉的面相看起來都不錯,只有那個小人兒例外,臉上的壞笑讓他看起來就像是一個異類。

    我在外面轉悠的感覺差不多了之后,就準備回寺廟看看情況。

    誰知道,我剛走到寺廟的門口,還沒來得及進去呢,一個人影就直接沖了出來,是那個老婆婆,就像是一陣風一樣,飛快的往外面跑著,我似乎看到了老婆婆在抹著眼睛,似乎是哭了一樣。

    我有些錯愕,看著寺廟里面和尚的影子,估摸著他們沒談妥吧。

    也是啊,如果不是當初早就拋下了一切,怎么可能來這里做和尚,老婆婆碰壁也是在意料之中的。

    我正想著要不要去追老婆婆的時候,和尚忽然就在寺廟里面說了句:"你進來吧。"

    很顯然是跟我說的,沒想到和尚現在都這么淡定,我看著老婆婆離開的方向,雖然現在是大晚上的,但是之前看老婆婆以后也不像是有病有災的人,我猶豫了一下,就去了寺廟里。

    一進去我一眼就看到了那個長方形的盒子,還擺放在原來的位置,和尚就站在長方形的盒子面前,頭微微的低著,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"你叫我來,是想要跟我說那個小??我孩子的事兒嗎?"我說。

    和尚靜默了一會兒,忽然問道:"以后你不要聽她的話了,她執念太重,影響了自己的一些思維,所以有些事兒并不太好,跟她走太近,會影響到你的運勢。"

    什么執念太重影響思維,簡而言之,就是說那個老婆婆腦子有點問題了唄。

    這人說話還真的是拐彎抹角的,我在心里忍不住白了一眼和尚,不過面上卻沒有表露出來。

    "我本來是不想問你們兩個之間的事情的,但是現在我卻想要問一下,當初你為什么要拋下老婆婆?聽說你們是在結婚的前一天,你就離開了,那個時候你難道沒想過她以后會變成這個樣子嗎?或者說,老婆婆現在變成這個樣子,都是因為你的原因。"我說。

    其實我一開始真的不想多管閑事,但是這和尚丟掉了老婆婆不說,還不跟老婆婆說個為什么,我忽然就想到了某人,心里忽然就有些替老婆婆感到生氣,就忍不住說了。

    "她執念太重。并不適合我。"和尚忽然來了這么一句。

    "如果她不是喜歡你,怎么可能執念種?我看你是因為愧疚才會來這里做和尚幫別人忙吧。"我涼涼的說道。

    但是和尚卻沒有再解釋了,只是伸手打開了那個盒子,將之前那個臉上帶著壞笑的小人兒給拿了出來,在手中輕輕的摸了摸,就轉過了身子,面對著我,眼睛里面帶著雪亮的光:"既然你跟他有緣,你就把他帶回家吧。"

    這個時候輪到我發愣了,雖然我對這件事情不怎么了解,但是我也知道,這個小人兒并不能隨隨便便的帶回家,還要供人挑選的,現在這個和尚怎么??

    雖然之前我很好奇的,但是和尚這么一說,我心里就打起了鼓。

    和尚說著就伸手把那個小人遞到了我的面前,我腦子里有些微微的空白,和尚手中的小人兒真的也已經有些暗淡了,估摸著靈氣兒被我給要走了,現在還沒緩過來勁兒,他手中的東西,也有些暗淡,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,在寺廟昏黃的燈光下,我居然還是看不清他拿的什么東西。

    看著那個小人,我也有些鬼使神差的接了過來,反正都是自己的孩子了,怎么樣都要接受。

    將冰冷的小人兒雕塑握在手里,我并沒有好好的打量,就抬頭看向和尚:"你就給了我一個。難道以后不用了嗎?"

    和尚的雙手已經合上了,淡淡的說:"他跟其他人不一樣,一生只能認一個家,你以后要好好的教導他,萬萬不可讓他走上邪途,那樣會萬劫不復。教育他要比別人吃力的多,但是以后你收到的福報也會更大。"

    "如果沒什么問題的話,施主就離開吧,他們都休息了。"和尚下了逐客令。

    我點了點頭,剛轉身走了兩步,就回頭說:"你真的不打算好好跟她解釋一嗎?你說她心里的執念重,但是我能看的出來,她的執念都是你,如果你不給她希望,直接明確的跟她說,或許她也能放下自己的執念,讓她以后好好的過自己的下半輩子不好嗎?這樣,她也不會纏著你了,我也能看得出來,她的命還算是不錯的。既然你已經跟她沒緣分了,更應該好好的跟她說清楚,而不是這樣拖著,這根本對不起你們出家人慈悲為懷的理念!"

    說完這些之后,我就看了和尚一眼,就離開了這里。

    我手里捧著小人兒,就一直朝著老婆婆剛剛離開的方向走過去,我現在能找到自己的孩子的靈魂,都是因為那個老婆婆,現在成功了,自然也要好好的感謝老婆婆一番,剛剛她哭著離開,現在也不知道怎么樣了,要趕緊找到才是,大晚上的萬一要撞到什么東西就不好了。

    但是我一直找了一路,都沒有找到老婆婆,根本不知道老婆婆去哪兒了,問路邊那著急回家的人,他們也沒看到老婆婆。

    我在這里找了一圈兒之后也沒找到老婆婆,最后只能作罷。

    老婆婆看起來清清爽爽的樣子,也不像是不會照顧自己的人,不然的話也不能堅持這么久了。

    我在原地站了一會兒,就準備回去了。

    等我回到藥師基地,已經是深夜了。

    不知道為什么,一回去我就感覺到十分的困,我將小人兒放好簡單的洗漱了一下就休息了。

    ??

    這一覺,一直睡到了天亮。

    天亮之后我醒了過來,從床上爬起來的時候,我都感覺到有些不可思議。

    好久都沒有睡得這么安穩了,一晚上竟然都沒有醒過來一次,精神頭也是十足,身子也舒暢的厲害。

    我第一反應就是摸了摸自己的肚子,我想到了昨天帶回來的小人兒雕塑,現在天亮了剛好看看那個小人兒手中拿著什么東西。

    這么想著,我就起身拿出了小人兒,就在晨光下仔仔細細的觀察著小人兒。

    被我拿走靈氣兒的小人兒,臉上的壞笑都暗淡了一些,晨光在他的身上撒下了一些冷厲的光芒。

    這是個男娃娃啊,不過也好,我覺得我生出來的男娃娃肯定很帥。

    視線落到了他的手中,他手中的東西似乎有點眼熟,我忍不住湊近了看過去,當我看清楚他的手中拿的什么東西的時候,我瞬間就有種罵人的沖動。

    這特么?

    居然是凌尊給我的項鏈上的那個令牌模樣的東西!

    這難道代表著,這個小人兒其實是??那個猩紅色眼睛的小鬼兒?

    我越想越不對勁,看著手中小人兒的壞笑,我心里都涼了半截。

    真像??

    我這是千躲萬躲,都躲不過這個小人了?

    一瞬間之前的喜悅頓時就消失不見了,看著我手中的這個小人,我心里忽然就有點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不過我現在也不是很確定這個小人兒,到底是不是那個猩紅色眼睛的小鬼兒,就算小鬼兒靠山再厲害,但是那到底是一個很有名氣年頭的寺廟,小鬼兒也不能輕輕松松的進去,更別提抹去身上的陰氣兒了。

    但是為什么這個小人兒手中的東西拿著那塊小小的令牌狀的東西,估摸著要等到我的孩子出生之后才知道了??

    現在我有點憂郁,看著明媚的天空,我忽然就覺得不美好了,不過我還是將手中的小人兒雕塑給放好了。

    ??

    接下來的日子我每天都吃吃喝喝,偶爾還去一趟那個寺廟,尋找一下那個老婆婆的身影。

    可是不知道為什么,每天寺廟周圍還是香火不斷,很紅火的樣子,但是卻沒有了老婆婆的身影,我在周圍打聽了一下,原來老婆婆已經很久都沒有出現了。

    他們本地的人,都知道老婆婆一直覬覦那個寺廟里的人,有人背地里罵過老婆婆不要臉,年齡這么大了,還這么不害臊,而且喜歡的還不是普通人。

    為數不多知道真相的人還是比較同情老婆婆的,但是面對那個和尚,大家還是保持吃瓜看戲的態度,并不會因為老婆婆去說和尚什么話。

    也有一部分人,跟和尚說的話一樣,都說老婆婆已經魔怔了,說的話都不知道真假,可能都是她自己瞎編出來的。

    反正是什么傳言都有,看來這個老婆婆的知名度也不小,以前也在這里鬧過不少。

    聽著這些人之間關于老婆婆的傳言,我心里不知道為什么,不是個滋味兒。

    不管那個老婆婆腦子是不是有問題,現在的老婆婆一定很傷心吧,所以才會放棄了自己多年的執念,就此消失不見了。

    其實這樣對老婆婆也好,老婆婆的年齡已經大了,就這樣放棄,好好的珍惜自己剩下的時光,也是一件值得慶幸的好事兒。

    想想,如果當時我跟老婆婆一樣,御司命走到哪兒,我就跟到哪兒,非要問出個理由,是不是現在的結果就不一樣了?

    這些天每天都在外面逛游,不知不覺之間,肚子已經又大了一些,每天我都能感覺到我的孩子在茁壯成長著,不過還好現在是冬天,厚實的衣服遮擋住了肚子,只要我不說一般沒人發現。

    我在外面逛游了一天之后。就回到了藥師基地,剛走進藥師基地的大門,就看到方天正在門口站著,看到我回來之后,他忽然就用一種很奇怪的眼神兒看著我。

    看著他這個樣子,我就知道肯定沒有什么好事。

    "你在這里干什么?"我淡淡的問道。

    "現在已經有人煉制出了丹藥。"方天正說。

    我哦了一聲:"這有什么奇怪的么?"

    "問題是,那個人并不是藥師基地的人,而是外面的人,你知道這代表了什么嗎?"方天正嚴肅的說。

    不是藥師基地的人?我愣了愣。

    據我所知,會煉丹的人都收到藥師基地了。雖然之前只有我會煉制丹藥,但是我也知道,不可能一直只有我能煉制的出來,早晚有一天藥師基地也會出一個會煉制丹藥的人的,可是沒想到,現在卻藥師基地之外的人會煉制了。

    "是??哪個家族?"我問。

    "就是??那個煉制出來丹藥的人在等著你,你自己進去看看吧,我想著如果你能夠勸他讓他來藥師基地那是很不錯的,如果你沒有勸好,這藥師基地恐怕要遇到前所未有的挑釁了。或許有可能危急你的地位。"方天正神神秘秘的說道。

    聽到他這話,我心里頓時就沉了一下,我這還沒有功成名就呢,不能就這么讓藥師基地給沒落了,我倒是想看看,那個人是誰。

    到了會客室之后,我看了一眼里面,可是卻沒看到人,找了一圈兒也沒看到,我腳步頓了一下,就朝著我的房間里面走去。

    剛進去我就看到了一個穿著黑色風衣的頎長的身影,站在我的屋子里面,正被對著我,他的面前就是我放小人兒雕塑的地方,現在他就看著那個小人兒雕塑,似乎已經在那里維持一個姿勢很久了。

    聽到我開門的聲音,那個身影才緩緩的轉過了身子,狹長漆黑的眼睛,頓時就鎖住了我的臉。

    是他。

    我忽然感覺到有點可笑,沒想到他現在還有臉過來。

    這個方天正真的是膽子太大了,一次又一次的放他進來,現在竟然把他直接放到了我的房間,我估摸著,我懷孕之前做的那個夢,就是方天正把他的意識給放進來的,他跑到了我的夢里,才導致那件事情的發生。

    放在口袋里面的手,微微的捏緊了,不過隨后就放松了下來。

    看著面前的凌尊,我面無表情:"誰允許你進來的?"

    凌尊眨巴了一下眼睛。才說:"我來看看我們的孩子。"

    "現在請你出去,這里不歡迎你。"說著,我就讓開了門口的位置,毫不留情的說道。

    他的薄唇微微的抿了一下,才輕笑:"你還是像以前一樣倔強,不過??能不能讓我把話說完?"

    這個時候我才想起來,方天正跟我說的那些話,我看著面前的凌尊,難道煉制出來丹藥的人,是他?

    心里有些微微的驚異。他明明不是這方面的人,碰了丹藥也違背常理,現在他居然??

    難道是為了跟我作對?

    也是了,他能兩次騙我拋下我,還有什么事情做不出來?可是沒想到他竟然用這種卑鄙的手段。

    他朝著我走過來,似乎是想要靠近我。

    "有什么事情你就站在那里說。"我及時制止。

    他的腳步也停了下來,眸底閃過了一抹我有些看不懂的情緒,我能看到他放在口袋里面的手微微的動了動,緊接著,他就一字一句的說道:"那天,我進去找你的時候,你已經離開了。"

    "哦?凌大術士說的是哪一天?"我明知故問。

    "我感覺到里面的小黑對你不利,就讓幾個鬼魂進去告訴你讓你趕緊離開,可是那幾個鬼魂沒有一個靠譜的,都沒能好好的跟你說,我聽到你喊我,我也進去了,但是我進去之后,得到的消息就是你已經離開了??"凌尊死死的盯著我的臉,"你知道嗎?我一直想要去找你解釋,但是我進去那個地方,遇到了一點麻煩,才耽誤了這么久??這么說,你能明白嗎?"

    他這是在跟我解釋嗎?

    我聽著他的解釋,心里卻無動于衷,自從上次他再次騙我之后,他的任何事情,就再也沒辦法讓我產生情緒波動了。

    包括剛剛看到他的時候,我也只是感覺到了自己的領地被侵犯了的憤怒,并沒有其他的感覺。

    或許,這就是放下吧,什么都已經無所謂了。

    "說完了嗎?說完了之后就趕緊走吧。"我聽著他解釋完,就涼涼的說道。

    他怔住,眸底深處黑霧涌動,不知道在想什么,但是我知道,他現在肯定也有情緒波動了。

    但是??已經跟我無關了??

    我就這么定定的看著他,他不說話,我也不說話。

    過了好長時間,我感覺到我的雙腿站的有點累了,我就活動了一下,這時候想到了一件事兒,就說:"丹藥是你煉制的吧?如果你要用這個辦法來威脅藥師基地,那么也就隨便你吧,我給你這個機會,我想看看,我們兩個到底誰更強。"

    "還有,以后不要再說什么你的孩子了,現在我肚子里的孩子,跟你沒有任何關系,我已經找了一個靈魂放進去了,麻煩你死了這條心吧,以后??我們之間只有合作與敵對的關系,希望凌大術士能有點自知之明。"

    手機用戶請瀏覽m.pomowx.com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
全国开奖公告最新 福利彩票35选7第四期 有玩时时彩赢的吗 页面游戏赚钱 江苏快3 07年股民赚钱 怎么在网上买山西11选5 九城在线娱乐平台 黑色沙漠加工赚钱吗 2018最赚钱基金 即时比分网球探 幸运熊猫能赚钱吗 欢乐捕鱼人老版本 安徽25选5 湖北11选5投注 2017年还能赚钱的网游 北京赛车pk1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