潑墨文學 > 玄幻小說 > 缺氧 > 章節目錄 第93章 只要是你

章節目錄 第93章 只要是你

    天才壹秒記住 潑墨文學 『 www.vnlysp.co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林兮就這么被眾人圍觀,眼巴巴的看著她,等著她走出排隊通道,好上演一出家庭團圓的大戲。水印廣告測試   水印廣告測試

    霍遇還在不停的煽風點火,充分發揮了自己作為沒媽的孩子像棵草的可憐氣質:"媽咪!媽咪!不要走!"

    于是林兮就這么被半勸半推的撤離了排隊通道,還有阿姨在身后加油打氣:"要好好過日子啊!"

    林兮:"??"

    她眼睜睜的看著登機口關閉,嘆了口氣,只能再買下一班飛機了。

    霍云深走過來,問道:"為什么要走?"

    林兮低著頭,說道:"我要回家了。"

    霍云深的心里刺痛了一下,在他對她的"死亡"無能為力的時候,她已經在國外有了家。

    "為什么不告而別?"霍云深換了個問題。

    林兮抓了抓自己的衣角,說道:"我好像,不需要跟霍總匯報我的行程。"

    霍云深知道她不高興了,可是他不知道她為什么不高興了。

    霍云深不說話,林兮就也不說話,兩個人就這樣傻站著。

    霍遇實在是看不下去了,依照自家老爹這個悶騷性格,什么時候才能把媽咪拿下啊!

    他倒騰著小短腿跑過來,抱住了林兮的長腿,可憐巴巴的看著她:"不要走好不好?"

    林兮看了看霍遇,又看了看霍云深。問道:"你們是什么關系?"

    霍云深也毫不遮掩:"父子關系。"

    林兮扯起嘴角笑了笑,說道:"所以,他根本不是無父無母是嗎?"

    霍遇立刻否定:"不是的!不是的!小遇真的沒有媽媽!小遇從來沒見過自己的媽媽!"

    林兮這就有點想不明白了,霍云深不是結婚了嗎?還有兩個兒子,霍遇怎么說自己沒見過媽媽?

    她看向霍云深:"你不是結婚了嗎?這又是什么意思?"

    霍云深愣了一下,瞬間反應過來林兮的生氣原因了。

    轉念一想,他甚至有點高興。

    霍云深看向林兮:"你吃醋了?"

    林兮的小臉紅了紅,瞪著他:"我吃什么醋!我只是覺得,和一個已婚男士走的這么近不太好!況且還是個騙子!"

    霍云深挑眉:"我騙你什么了?"

    林兮瞪他:"你結婚了!"

    霍云深笑了:"你沒問過我,怎么能說我是騙子。"

    林兮張了張嘴,卻找不到理由來反駁。她確實沒問過,她沒問過,還不是因為她一眼認定霍云深是個單身老男人,誰知道他居然結婚了還和自己糾纏不清?

    呸呸呸!不對不對!誰和他糾纏不清了!

    霍云深走過來,伸手想要拉住林兮,林兮卻果斷避開了,好像全身上下每根頭發絲都在抗拒霍云深。

    霍云深無奈:"尹詩不是我妻子。"

    "你還想騙我!網上都說了??"林兮想要爭辯。

    霍云深打斷了她:"五年前的婚禮,只是為了配合警方的一次行動,她從來都不是我的妻子,更不是小遇的媽咪。"

    林兮愣住了,事情的真相竟然是這樣嗎?

    她低頭看著霍遇。霍遇抬頭仰視她,眼眶通紅,可憐巴巴的快要哭出來:"媽??阿姨??小遇不是騙子,你不要生氣好不好?"

    林兮的心都要化了,她彎腰把霍遇抱起來,說道:"阿姨不生氣,小遇不要哭鼻子哦!男子漢要堅強!"

    霍遇立刻聽話的點點頭:"嗯!小遇不哭!"

    霍云深看向林兮,嘆了口氣:"是我沒有跟你解釋清楚,不要生氣了。"

    林兮今天才知道,霍云深有那樣恐怖的財力和地位,這男人原本應該高高在上不可一世,可是他每一次在林兮面前,都是溫柔體貼的,甚至帶著一絲小心翼翼。

    霍云深伸手拉了拉林兮:"回去吧,好不好?"

    林兮瞥了他一眼:"我又不是帝都人,你不讓我回家,讓我回哪去?"

    霍云深頓了頓,說道:"再住幾天,我送你回家。"

    霍遇摟住林兮的脖子,小心翼翼的親了親她的側臉,說道:"阿姨不要走了,給小遇做媽咪吧?"

    林兮的臉一下子紅了,她轉頭看向霍云深,霍云深微笑著看著她,不知道是沒有聽到霍遇的話,還是聽到了但是根本不想反駁。

    霍云深示意霍遇下來:"男子漢不要讓女孩子抱了,快下來。"

    "沒關系,我不累的。"林兮立刻說道。

    她不僅不覺得累,甚至感覺自己抱著霍遇的時候,心里莫名的開心。

    霍遇還是很乖巧的說道:"我自己走吧,不能讓女孩子累到。"

    林兮只能把霍遇放在了地上,霍遇很自然的伸手握住了林兮的兩個手指,抬起頭看她:"阿姨不走了吧?我們回去吃飯吧,小遇肚子餓。"

    林兮看著霍遇期待的眼神,再加上霍云深溫柔繾綣的雙眸,尷尬的咳了一聲:"我也有點餓了??"

    霍遇立刻一只手牽著林兮,一只手牽著霍云深,大喊道:"耶!回家吃飯啦!"

    看著霍遇走在他們兩個人中間,一蹦一跳的模樣,林兮也默默地笑了,心里竟然也有一絲心疼,這樣漂亮可愛又懂事的小孩子,居然沒有媽媽,真可憐啊!

    三個人走出機場,霍遇蹦蹦跳跳的走到副駕駛門前,打開門,對著林兮行了一個標準的歐洲紳士禮節,他一手背在后面,一只手擺好了手勢,笑著說道:"請上車!"

    林兮被霍遇的古靈精怪逗笑了,她坐進副駕駛,霍遇才繞到后座坐進去,隨后而來的霍云深坐進駕駛座,一下子壓低了一些氣氛。

    林兮默默地坐好,等著霍云深開車,霍遇突然說道:"要系好安全帶哦!"

    林兮還沒來得及說話,霍云深去貼身過來,伸手幫她系好了安全帶,淡淡的煙草味和清冽的薄荷氣息一閃而過,霍云深坐回座位,瞥了后座的霍遇一眼:"事情都讓你說了,我怎么辦?"

    霍遇嘿嘿一笑:"爹地看不出來我在給你找機會嗎?"

    霍云深勾唇:"是嗎?小助攻。"

    他們倆你一言我一語的聊著天,林兮羞得臉色通紅坐在一邊,不敢多說一句話,生怕自己又被拉進話題。

    開車回去的路上,霍云深轉頭看向霍遇:"想吃什么?"

    霍遇立刻轉頭看向林兮:"阿姨想吃什么?"

    林兮微微一笑:"都好,小遇想吃什么我們就吃什么吧。"

    霍遇的大眼睛眨了眨,看向霍云深:"想吃爹地做的糖醋魚!"

    霍云深愣了一下,看向霍遇,霍遇眨巴著大眼睛,還對他擠了擠眼,一副十足的快夸我啊的模樣。

    霍云深從后視鏡看了看林兮,微微一笑:"好,那我們回去做魚。"

    于是霍云深開車到了超市,三個人進去買菜,霍云深推著購物車在前面走著,林兮牽著霍遇在后面走著。完全是一家人的模樣。

    霍云深走到生鮮區,味道略有些重,他轉頭看向霍遇,說道:"帶小兮去別處玩,我買完菜去找你們。"

    霍遇立刻點點頭:"遵命!"

    林兮愣愣的看著這對父子,突然感覺好像自己才是那個被照顧的小孩子。

    霍遇拉著林兮走開,邊走邊嘮叨:"買菜煮飯這種事,就讓男人來,小兮阿姨,我們去買零食吧!"

    林兮原本以為是霍遇想吃零食,于是就跟著他走過去了,誰知道走到零食區,霍遇拎起一包薯片,問道:"你想吃這個嗎?"

    林兮木木的點了點頭,霍遇把薯片抱在懷里,又拎起一盒巧克力:"這個呢?"

    看著小孩子期待的眼神,林兮又點了點頭,霍遇就這樣一路走一路問,逛完零食區,懷里堆著的零食完全遮住了他的臉。

    林兮哭笑不得的幫他拿了一些,問道:"你買這么多,你爹地不會罵你嗎?"

    霍遇嘿嘿一笑:"才不會,只要跟爹地說是小兮阿姨想吃,爹地就不會生氣。"

    林兮愣了一下,小臉一紅,沒有接話,有時候她真是分不清,這個孩子到底是五歲還是二十五歲,也太會說話了。

    兩個人剛剛走出零食區,霍云深就推著購物車走過來了,他再一次打發了霍遇帶林兮出去等,自己先過去結賬。

    等到都買完單,霍云深拎了整整三大包東西走出來。霍遇立刻噔噔噔的跑過來:"爹地我幫你拎!"

    霍云深把最小最輕的那一包給了霍遇,但是對于霍遇現在的身高來說,多少還是有些費力,他努力的想把購物袋提起來,卻還是忍不住拖著走。

    林兮看著小小的孩子拖著大袋子,有些心疼,走上前說道:"我來吧。"

    霍云深制止了她:"不,小遇自己來。"

    霍遇也不生氣,抬頭沖林兮笑了笑,點點頭,奶聲奶氣的說道:"小遇自己可以的!"

    父子倆都這么說,林兮也不好強求,她只能跟在霍遇身后,防止他摔倒。

    霍遇在前面吭哧吭哧的走路,霍云深和林兮走在后面,林兮可能自己都沒有意識到,為什么會這么心疼霍云深的兒子。

    她看向霍云深,語氣有點埋怨:"他還那么小,怎么能讓他做這么重的活?"

    霍云深看了林兮一眼,說道:"他沒有媽媽,沒人會像你一樣心疼他。"

    林兮的心里一痛,立刻說道:"還有你啊!你是他爸爸。就不能多心疼他一點嗎?"

    霍云深搖搖頭:"不能,他要繼承霍家的一切,一味的軟弱會讓他受傷。"

    林兮想要反駁霍云深,卻不知道該從何說起,她心疼的看著前面那個小身板,嘆了口氣。

    霍云深看向林兮,微微一笑:"要不,你給他做媽咪?"

    林兮愣了一下,假裝沒聽到,跑向了霍遇,霍云深無奈的搖搖頭,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三人開車回了公寓,霍云深去廚房煮飯,林兮陪著霍遇在客廳玩鬧。

    霍遇有些試探的問道:"阿姨喜歡狗狗嗎?"

    林兮愣了一下,點點頭:"還好吧。"

    霍遇揚起小孩子的純真笑臉:"我有一只狗狗!在江城,阿姨想去看看嗎?"

    林兮雖然不忍拒絕小孩子,但還是搖了搖頭:"小遇,阿姨不是這里的人,遲早要回家的。"

    霍遇看著林兮,他眨了眨大眼睛,眼眶瞬間紅了,小小的身子縮起來,垂頭喪氣的說道:"你走吧,反正我也習慣了,沒人喜歡我!"

    林兮心疼的抱住他:"胡說,怎么會沒人喜歡你呢?爸爸喜歡你,阿姨也喜歡你啊!"

    "那阿姨可以給我做媽咪嗎?"霍遇抬頭看著林兮。

    那雙漂亮的大眼睛里,充滿了期待和希望,看的林兮的心都要化了。

    霍遇追著問道:"可以嗎?小遇想要一個媽咪!"

    林兮看了看廚房,苦口婆心的說道:"小遇,你想要媽咪,需要你爹地同意的!"

    霍遇立刻站起來,噔噔噔的跑向廚房,沒過多久,又跑出來,笑著說道:"爹地說他同意!爹地說如果是你,他完全同意!"

    林兮的臉一下子紅了,她的本意只是說,小孩子怎么能隨便認媽媽,即使是干媽也要經過爸爸的同意才行。

    現在被霍遇這樣一攪和,好像忽然變成了她想嫁給霍云深,做小遇的媽媽,霍云深居然還同意了!還說什么,只要是她,他就完全同意!

    霍遇拉著林兮的衣角撒嬌:"好不好?你答應吧!爹地都同意了!"

    林兮只能默默地點點頭:"好??好吧!"

    霍遇高興的跳起來,他撲到林兮懷里大喊著:"媽咪!我有媽咪了!"

    林兮把霍遇抱了個滿懷的那一刻,心里無端端的涌起一陣滿足感,卻又帶著一絲心酸,好像那內心的空虛終于被填補了一點點。

    霍遇高興壞了,他纏著林兮,一口一個媽咪的喊著,然后拉著她告訴她自己小時候的事情,說霍云深以前的事情。

    林兮忽然問道:"小遇,你親生的媽咪在哪里?"

    霍遇愣了一下,忍住了自己想要說出真相的沖動,搖搖頭,說道:"我不知道,你要問爹地哦!"

    林兮內心立刻搖頭,她才不會去問呢,問了霍云深又會覺得她在吃醋。

    沒過多久,霍云深把飯菜都端了出來,招呼他們兩個:"去洗手吃飯了。"

    霍遇立刻站起來,拉著林兮的手,笑瞇瞇的說道:"媽咪,吃飯了。"

    幾人落座后,林兮簡直驚呆了,這色香味俱全的四菜一湯,都是霍云深的手藝?

    上一次她還嘲笑霍云深會不會把整棟樓都燒掉,然后被霍云深煮的一碗打敗了,這一次,她被這一桌子的美食徹底征服了!

    霍遇驕傲的仰起頭:"爹地什么都會的!媽咪你以后有口福了!"

    然后他又嘟囔了一句:"但是爹地輕易不會下廚的,我都吃不到!"

    林兮看向霍云深,霍云深正微笑著看著她,林兮立刻避開了眼神,低頭吃飯。

    不得不承認,霍云深的廚藝真的很好,很難想象這站在金字塔頂端的男人,也有沾染廚房煙火氣的一天。

    三個人又笑又鬧的吃完了飯,霍云深收拾了東西去廚房,出來的時候,霍遇已經玩的有些困了,靠在林兮的懷里昏昏欲睡。

    霍云深走過去想要抱起霍遇,霍遇卻緊緊抓著林兮的衣角:"不要,我要跟媽咪一起睡!"

    小孩子困的眼睛都睜不開了,卻還是死死的抓著林兮的衣服不撒手。

    霍云深有些不滿,說道:"小遇聽話,你媽咪要休息。"

    霍遇可能是不知道該說什么了,只能哼哼著帶著哭腔撒著嬌。

    林兮立刻說道:"算了,就讓他在這里睡吧,這么晚了,別折騰孩子了。"

    林兮抱起霍遇往臥室走去,霍云深快步跟上,走到臥室門口的時候,林兮看了他一眼:"你干什么?"

    霍云深:"這么晚了,我也別折騰了吧?"

    林兮:"??"

    最后以林兮一個非常文明的"滾"字,拒絕了霍云深的蹭睡行為。

    林兮把霍遇放在床上,給他脫了衣服,蓋好被子,自己才去洗澡。

    而霍云深看著緊閉的臥室,無奈的笑了笑,他的追妻之路,實在是任重而道遠。

    他隨意的躺在沙發上,就這么將就一晚上吧,老婆孩子都在這里,他也舍不得走。

    林兮洗完澡,看著熟睡的霍遇,心里暖暖的,看著床頭柜上空空如也的水杯,想著去客廳接杯水喝。

    她拿著杯子走出去,走到茶幾邊上。才看到平躺著的霍云深,男人修長的雙腿交疊,即使是窩在沙發里睡覺,都不影響周身的氣質。

    林兮愣了一下,拿水杯的手頓了頓,撞到了桌角,霍云深立刻睜開眼睛,看到了眼前剛剛洗完澡的林兮。

    她以為霍云深已經走了,所以洗完澡只穿了一件寬大的T恤,露著修長白皙的雙腿,這下子場面尷尬極了。

    霍云深起身。一步步靠近林兮,林兮往后退了退,膝窩撞到茶幾,兩腿一軟,竟然直接坐在了茶幾上。

    霍云深雙手撐在她兩邊,湊近了她,女人剛剛沐浴過的香氣涌進鼻腔,硬生生拉扯著他這五年來沉寂的心。

    夜晚寂靜,只能偶爾聽到窗外的車鳴聲,客廳昏暗,在暖黃色的小壁燈下。只能隱隱看到對方的輪廓。

    可是林兮,確實準確的捕捉到了霍云深的眼神,溫柔,繾綣,又帶著深入骨髓的思念和纏綿。

    他的眼神逐漸幽暗,染上強勢與渴求,他湊近了林兮,薄荷味的清冽氣息撒在她的側臉,輕嘆:"小兮,你在勾引我。"

    霍云深明明只是說了一句話,沒有任何觸碰的動作,兩人更沒有任何接觸,可是林兮的半邊身子都麻了,她感覺自己身上細小柔軟的絨毛一個個翹起來,像是電流穿過。

    林兮的大腦一片空白,她完全不知道該怎么接話,她這樣的穿著打扮,深更半夜走到一個男人面前,難道要說,我是來倒水喝的嗎?

    霍云深湊近她的耳邊,聲音低沉又帶著迷人的磁性:"小兮。"

    "嗯?"林兮本能的應了一句,卻意識到自己蹦出來的這一個字是那樣的柔軟又嬌氣。

    好像許久沒有說話的人,張開嘴說的第一個字,可以壓低了聲音,縮小了音域,然后尾音挑了挑,就莫名的染上了挑逗之意。

    果然,霍云深眼中的幽暗更深了,他與林兮對視,像是用眼神抓住她的眼神,林兮感覺到了霸道,強勢,溫柔。思念,讓她有些無法喘息,甚至帶了一絲不該有的期待。

    然后,像是意料之中一樣,涼薄的唇印在她的唇瓣上,堵住了她的呼吸。

    林兮也果真是屏住了呼吸,輕輕閉上了眼睛,雙手扣著茶幾,像是要把茶幾的邊緣掰下來!

    霍云深微微睜眼,看著眼前的小女人睫毛輕顫,一如當初那個振翅欲飛的蝴蝶。輕笑了一聲,引導著讓她放松的呼吸。

    然后,攻城略地一般強勢而來,林兮艱難的回應著,內心竟然涌起一絲雀躍。

    她想,真的太不可思議了,她竟然對這個認識幾天的男人迷戀到如此不可自拔的地步。

    如果是她過去的生命都是一張白紙,現在好像忽然有了色彩,她從蘇醒開始,就沒有和任何異性這樣近距離的接觸過,更不要說這樣熱烈濃郁的吻。

    她不是個二十出頭的小姑娘了,她今年二十七歲,也許在她過去的人生,也曾經像那些國外長大的表姐妹們一樣,和某個男人有過露水情緣,可是至少在她的記憶里,她是個沒觸碰過那方面的"小女孩"。

    可是沒有接觸,并不代表不需要,年齡的增長和生理上的渴求,再加上眼前男人這些日子以來的溫柔體貼,和他貴如王者的氣質,都吸引著她,讓她情不自禁的淪陷。

    有時候,林兮真的不知道,是她引誘了霍云深,還是霍云深勾引了她!

    總之,在這個深夜,在這張冰冷的茶幾上,她第一次那么強烈的想著這件事,想著眼前這個男人,他已經有兩個兒子了,那樣的事情必然經歷了無數次,如果只是試一試,自己也不需要負什么責任吧?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,現在被霍云深引導著接吻的林兮,是真的淪陷了!

    手機用戶請瀏覽m.pomowx.com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
全国开奖公告最新 足球球探比分 赚钱的租赁项目 澳客竞彩比分 大话手游买玉符赚钱 奇秀的主播怎么赚钱 青鹏游戏大厅下载 中国足彩网比分直播网 做水面卖能赚钱吗 秋冬卖羊毛衫赚钱吗 山西快乐10分 三张牌游戏炸金花赢现钱 可乐十三水安卓版 天易棋牌几年了 dota2脱兔比分网 赚钱赚疯了吗图片 医生网上回答赚钱